渭南市中心医院
Slider 01Slider 2Slider 3Slider 4Slider 5Slider 6Slider 7
This is an example of a HTML caption with a link.
 
栏目导航  Navigation
本站调查 SITE VOTE
正在载入数据...
她选择前往武汉——记渭南市中心医院首批驰援武汉护士刘阳
  作者:宣传科 张瑛  发布时间:2020-2-27  浏览:371
  

面对突发疫情,祖国需要我,有困难了,我觉得我就应该挺身而出。临行前刘阳这样说。126日,大年初二,渭南市中心医院重症医学科刘阳踏上了渭南市第一批驰援武汉的征程。

20129月,毕业于陕西中医药大学的刘阳被分配到渭南市中心医院重症医学科。她是医院护理队伍中鲜有的本科毕业的护理工作人员,护理部领导评价她理论基础扎实,勤奋好学。她还是我院首批与西安交通大学联合培养的研究生。20198月,她通过层层选拔前往美国研修学习三个月,是医院第一个走出国门的优秀护理工作者。

 

工作中的她

多年来,刘阳始终坚守在危重病人最多、护理工作量最大、护理技术要求最高的重症监护病房,她所在的重症医学科是渭南市市级重点专科,她在科室除了日常护理重症患者的工作,还担任院级护理实习生教员、科室秘书、科内质控护士,辅助科主任、护士长科室管理,参与工作计划制定和总结,组织开展各项活动,负责护理质量质控工作。

2015年,她就代表科室斩获陕西省第二届医院品管圈大赛护理组三等奖和第四届全国医院品管圈大赛护理组优秀奖。

在领导口中,她作为科室一名护理本科生,从来不摆高姿态,工作中踏实肯干,认真负责,团结同事,尽自己所能努力完成科室交给的各项任务。在同事口中,她聪明好学,工作严谨,有上进心。

除了聪敏、好学,热心助人是她的另一个标签。重症医学科的工作相比其他科室对护理工作的要求更高,重症患者住在病房,责任护士和值班护士都要时刻留心,片刻也离不开人。有一次休假,有位同事因事请假,护士长打电话问刘阳能否立即来医院代替同事值班,刘阳二话不说就答应了,立马把家里的事情安排好,来医院上班。

爱人眼中的她

在丈夫赵涛眼中,妻子刘阳是一个朴实、独立、包容、认真、勇敢、有担当的魅力女性。她有自己的事业,而且愿意分担生活中的柴米油盐,护理工作造就了她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在家也会在方方面面注重细节,在赵涛的印象中,在刘阳的操持下,不论什么时候回家,家中都是井井有条,干干净净,让人感到舒服温馨。

采访中,赵涛对笔者说:生活中她包容体贴我的困惑,关心我的生活,失落时安慰我,跌倒时鼓励我,可以说是我的精神支柱,了解我的困难,并愿意与我共度难关。

在赵涛看来,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可刘阳却并不看重这些。在同事们闲暇时讨论么某某化妆品最近在打折,某某潮牌上了新款,相约下班去扫货时,她就像一个尴尬的小孩子,因为她不擅长这些,据赵涛说:刘阳平时不爱化妆,擦防晒霜的次数都屈指可数。以前她的时间主要花在学习上,有了孩子后,她的精力更多放在照顾我和孩子上,有点时间就看书。赵涛还说:她这个人非常仔细,常需要处理一些文字工作,在我看来已经十分完美无需改动的内容,她依然会一字、一句核对甚至细致到标点符号。

她的选择

新冠肺炎疫情全国范围爆发后,刘阳所在的渭南市中心医院作为陕西省首批市级定点医院第一时间发声,表示将竭尽全力,做好渭南市疫情防控工作。而与此同时,武汉危急,全国相应支援武汉,医院也派出了第一批医务工作者驰援武汉,而刘阳就是她们中的一个。

作为一名在重症医学科工作了八年的护士,123日,刘阳在接到院内将选派人员成立援鄂医疗队前往武汉支援的通知后,第一时间报名参加。

在采访中被问到为什么你决定要去?的时候,刘阳说:在我们重症医学科,我工作时间较长,曾先后分别去国外、全国大型医院进修危重症护理,在危重患者急救护理方面有比较丰富的临床经验,在呼吸机、血液净化等急救设备的使用操作上也没有障碍,如果我去能立刻承担起危重症患者的护理工作。而且我爱人也是一名医生,他能理解我,虽然孩子小,但是家里有老人照顾,所以不管是从专业上还是其他因素来说,我觉得我是最合适的人选。

大年初二,刘阳与李遥和张晓翠从渭南出发,到达西安与省医疗队其他队员汇合,身着印着中国卫生的红色队服,向武汉出发。

抵达武汉后

126日抵达武汉后,在武汉市第九医院,她将要进入重症医学科护理新冠肺炎患者,为了最大程度降低感染风险,她剪去了多年的长发。女儿爱美,为医则刚。

在武汉刘阳和队友们经过三天培训,就正式上岗

刘阳告诉笔者,第一天她是在重症医学科的外围病房里面和同班的战友一起照顾22位新冠肺炎患者,刚面对这22位患者,刘阳心里并不是没有恐惧,也有医务人员被感染的事例出现。刘阳告诉自己,一定要以平常心对待,做好所有工作的同时,还要对患者进行精神抚慰和心理安慰。

截止210日,刘阳已经在武汉上了12天班,在工作期间为了不上厕所,要尽量少喝水。轮休的时候,同事们之间也尽量不谈论工作,以保证大家得到更好的休息,不要被焦虑情绪侵蚀。

在电话采访中,刘阳说:都挺好的,伙食也挺好的,我们的物资和休息也有保障,重症患者刚来的时候虽然有些烦躁和恐慌,但是经过规范治疗和护理,病情逐渐转轻了,就转到普通病房。我照顾的患者中,有一位中年男性,病症减缓从重症医学科转出去之前还特地感谢我,叫我保重。

写在最后的话

在家中,她是女儿、是妻子、是两岁孩子的母亲,身着白衣,此时所有柔情都奉献给那些不曾相识但却必须衷心守候的患者。

穿上隔离衣走进重症监护室,看不出来容貌,看不出来性别,只有写在衣服背后的名字--刘阳。

白衣逆行,为了人民的信任,也为了医者的担当。